第197章 卞鳞前队友(1 / 2)

“哼,这次就先放过你,我还有事,先回去了。”

牧沉沉也不是真的要和陆谨之生气,见好就收。

然而,她的手却被陆谨之拽住了。

“一起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你还有事,你忙你的吧。”牧沉沉跟他明媚一笑,挥挥手,“早餐很好吃,下次我还来。”

牧沉沉走后,边远很快就到了。

他在门口张望了好一阵,直到陆谨之说了句,“她走了。”

边远才敢进来。

一进来边远就直往头上抹一把汗,他神色尴尬,顾左右而言他。

“少爷,昨晚您没回家,老爷子一晚上没睡好呢……”

边远边说,边往这桌子上一瞧。

哎呀,早饭都做了,他嘴一快,“少爷,这牧大小姐怎么还起这么早给您做早饭,要是老爷子知道了,肯定高兴坏了。”

难怪昨天晚上,真的那这了?

否则,一向不勤快的牧大小姐,怎么舍得亲自下厨给少爷做早饭?

边远心里有点儿欣慰的感觉。

陆谨之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,“正好你来了,把厨房收拾了。”

边远屁颠屁颠地去收拾厨房了,陆谨之却在一旁说:“不要乱想,昨晚沉沉只是在这过了一夜而已。”

边远惊讶了一下,脱口而出:“只是过了一夜?”

难道少爷有点,不行?

当然这话他只敢在心里偷偷揣测,是万不敢说出口的。

陆谨之喝了一口尚还温热的咖啡,将牧沉沉留下的名片放到桌上,“联系这个医生,从今天起让她给我诊治。”

边远擦干手一看,不禁愣住,“少爷,这个人我从来没听过,她能行吗?”

“是沉沉介绍的人,而且我昨晚还吃了这个医生开的药,如你所见,我现在好多了。”

陆谨之轻描淡写。

边远错愕,“少爷,你怎么可以随意更换药物,这可是大事,你的身体健康要紧啊,而且牧沉沉她哪里知道您的身体是什么情况,要是乱吃药,加重病情了怎么办……等等……”

边远终于想到了问题的重点,匪夷所思地看向陆谨之,“您把病情告诉她了?”

天啦。

这也太恋爱脑了。

少爷的病可是连陆老爷子都不知情,怎么能轻易地告诉牧沉沉呢。

“不是我告诉的,是她猜到了。”陆谨之面泛微笑。

“可是,牧大小姐知道这件事,她,她反应不大?”边远试探地问,努力让自己的措辞形容得恰当一点。

陆谨之脸色沉下去,“你是觉得沉沉知道了这件事,会嫌弃我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